<sub id="d5nhh"><var id="d5nhh"></var></sub><address id="d5nhh"></address>

      <form id="d5nhh"></form>

      <sub id="d5nhh"></sub>

    <sub id="d5nhh"><var id="d5nhh"></var></sub>
      <address id="d5nhh"></address>

    <address id="d5nhh"></address>

      <form id="d5nhh"><dfn id="d5nhh"></dfn></form>

        <sub id="d5nhh"><dfn id="d5nhh"><mark id="d5nhh"></mark></dfn></sub>

        今天是:

        返回首頁| 訪談中心| 校長雜志| 校長論壇

        返回首頁

        《人物》本期人物 | - 深度對話人物 分享成功故事

        “一畝三分地”里的教育夢

        專訪:湖南株洲景宏中學 蘇志宏

        一所學校首先要明白自己要做什么樣的教育,要思考辦學是對學生的一時負責,只抓成績,只強調分數,只看5A的多少,還是對學生的終生負責。我想,教育的目的不僅僅是讓孩子考上大學,這也太功利了。我希望,當學生離開學校的時候,帶走的不僅僅是分數,還有比分數更重要的——擁有幸福的能力。

        “一畝三分地”里的教育夢

        【時間】2013年5月22日

        【嘉賓】湖南株洲景宏中學蘇志宏

        【主持人】記者

        專訪湖南株洲景宏中學校長蘇志宏

        兩個人的“巡課”

        3月4日周一,景弘中學的第二節語文課,教師張鳳葵的課堂除了聽課教師、參觀者,還有兩位特別來賓:校長蘇志宏與副校長李飛國。

        事后的巡課記錄,他們這樣寫道:“這是一堂內容極其復雜,而又極為簡單的課。一堂課,6篇現代文,篇篇都進行精析精議,是何等大的知識量和信息量,但是,絲毫沒有讓人(包括筆者,也包括學生)感到應接不暇或喘不過氣來。清晰,清新,甚至于還有些輕松之感,這就是大師的本領。不讓學生做一件廢事,不讓學生聽一句廢話,事事有效,句句實話。由此聯想到我們有的老師的課堂上,大量的無效語言,處處留有時間與精力流失的漏洞。建議大家真的要多去聽張鳳葵老師的課,不只語文老師要去聽,所有老師都要去聽。”

        每一次聽課、轉課不僅僅是聽聽而已,更要形成文字,讓每一位教師都聽到、看到。這便是景弘中學的“校長巡課”制度。這樣的巡課幾乎是蘇志宏與李飛國每天都要做的事。當然,他們不是每次都說好話,很多批評和建議也會在評課記錄里“毫不留情”地指出。

        與別的校長不同,蘇志宏和李飛國幾乎把全部的精力放到了課堂教學上。

        “他們倆對課堂高度重視,不僅重視理論與方向的引領,還特別重視過程管理,把巡課作為日常工作中最重要的內容。通過巡課,及時發現問題,強力督促解決問題!”學校初三年級部主任鄧春林說。

        正是因為這種對課堂細節和過程的重視和把握,才使得景弘中學的課改之路走得既穩又實。當然,如果進一步深入挖掘,更在于校長對教育教學的深刻認識,對管理的深刻認識。從力排眾議啟動課改,到排除干擾深入課改,直至今天因為改革而聲名鵲起,景弘走的每一步都與校長的教育理念、管理能力緊密相關。

        一柔一剛 “最佳搭檔”

        在沒有來景弘中學之前,在沒有啟動改革之前,蘇志宏無疑是比較傳統的名師、名校長。翻開他的履歷:湖南省株洲市首屆高中學科帶頭人,湖南省首批高中骨干教師,1997年起,在株洲城區多所中學擔任校長。2007年來到景弘中學擔任校長。

        從公辦學校到民辦學校,蘇志宏面臨的壓力可想而知。“必須用成績、分數來吸引生源。但成績怎么來的,就是教師一味地講,學生被動地接受,‘時間+汗水’、‘嚴格管理’,應該說已經把‘應試教育’做到了極致。”說起當時的狀況,蘇志宏無比感慨。這一點李飛國也感同身受。

        是不是好成績只能靠“死揪”得來?一次去山東省茌平縣杜郎口中學的參觀學習,讓蘇志宏和李飛國眼前一亮:田字形圍成團的各個學習小組,學生們認真自學、激情展示,深度質疑,這里有傳統課堂看不到的自主、合作、探究,真正符合了新課改的理念。

        兩人幾乎是同一時間達成共識:沒有猶豫,回去就干。

        從2008年的一個實驗班,到2009年的全面推進,蘇志宏要求改革必須“整體推進,強力執行,不留死角,不存幻想”。幾年時間下來,在收獲改革成果的同時,蘇志宏更坦言,課改之后才算找到了“做校長”的感覺。“這三四年的感受是以前十幾年做校長都沒有體驗過的。”

        “以前,校長更像是一個行政職位,很多校長沒有精力、沒有體力、沒有意識關注學生的成長,但現在,我們不僅關注學生的成績,更關注他們在課堂、在學校度過的每一分、每一秒,關注他們的生命狀態。”蘇志宏說。

        不可否認,課改對學校提出了更高的要求,很多時候,不僅教師在迷茫該如何教,校長也是在摸著石頭過河。這也是蘇志宏為什么那么重視“巡課”的原因。“來到課堂上,才能找到問題,發現問題。”

        發現問題了怎么辦?此時,李飛國讓老師們“又愛又怕”。

        “聽課聽出問題時,蘇校長相對溫和一些,但李校長就會毫不客氣地一一說出,甚至直接批評我們。”課程開發中心主任詹艷平毫不諱言對李校長的“畏懼”。

        “很多教師總擔心學生聽不懂學不懂,不通過學生動手來暴露問題、發現問題,再順著問題展開復習,而是一上課就進行所謂基礎知識‘精講’,結果是:時間花了10分鐘,什么作用也沒有,以前學懂了的人依舊還是懂,以前沒有學懂的人呢,依舊還是不懂。”類似這樣一針見血的批評還有很多,但李飛國又說得十分到位,由不得老師“不服”。

        “他是一個非常嚴謹,也很嚴格的人。”詹艷平補充道。

        這種嚴格,李飛國不僅是對同事,也應用到自己身上。去年暑假,多年的腰疾暴發,李飛國被迫休養在家,只能躺在床上,不能動。“我們幾個年級部主任下班后會到他的家里,給他匯報工作。他在床上看東西不方便,就把頭擱在床外面,這樣可以稍稍仰起頭,不那么費力。”說起往事,鄧春林話語中流露出對這位長者的敬佩之情。

        但也正因為李飛國的“嚴格”和“嚴肅”,他的笑容和表揚就顯得“異常珍貴”。“李校長表揚了誰,說明他確實有真本事。”

        “在我們學校,兩個校長一個唱紅臉,一個唱白臉,一柔一剛,是最佳搭檔。”初二年級部主任楊國軍如此評價。

        “李校長扮演的是‘嚴’的角色,我就不能再‘嚴’了,否則老師們怎么受得了。”蘇志宏笑言。事實上,在很多教師看來,蘇校長再嚴都嚴不起來,“我們一般都叫他‘蘇嗲(湖南方言:爺爺)’。”
        管理者要管什么

        校長是學校的靈魂,教師是學校的支柱。

        “校長水平再高,人家不跟著你干也不行。”蘇志宏說。

        眾所周知,民辦學校教師流失率高。但在景弘中學,還有出去的教師“回流”的情況。

        去年,蘇志宏接到一個特殊的求職電話,對方是一位從景弘出去的女教師,她在公辦學校待了一年后,還是覺得景弘的工作氛圍更適合個人成長,因而要求重新回來。

        “為什么這樣?我們特別敢用人,所以年輕人真是全身心投入,干得帶勁。”李飛國說。

        如果課堂教學改革是基于“相信學生”的理念,那么管理制度變革的最大理念就是“相信教師”。

        楊國軍是學校最年輕的年級部主任,而在景弘中學,年級部主任相當于別的學校的“副校長”,這樣的“大權”交給一個“毛頭小伙”,放心嗎?

        面對這樣的問題,蘇志宏和李飛國幾乎是異口同聲:“放手讓年輕人去做,就一定做得好。”

        一個細節很能說明問題。每周例行的“業務論壇”,都是教師自己主持,自己發言,就是最后本應由校長做的“總結發言”都省略掉了。論壇全程下來,蘇志宏、李飛國只是在階梯教室的最后面,靜靜地看著教師們或針鋒相對,或精彩展示。

        校長要退居幕后,把更多鍛煉、展示的機會讓給教師。不僅如此,在景弘中學,校長甚至連管錢和管人的權力都“下放”給年級部主任。

        “什么教師適合,年級部主任最有發言權,我看重的,他們不一定喜歡,就索性讓他們去選聘新教師。”蘇志宏說。

        鄧春林做過幾年招聘新教師的工作。他特別“得意”的地方在于,一次因為教師的聘用,他與校長意見不一致,但校長最后還是“讓步”了。

        而在工資發放方面,則是由學校給各個年級和每個學科組一個“總盤子”、“總數額”,具體如何發放完全由年級部主任和學科組長自己決定,每個年級、每個學科組都可能不一樣。

        校長不管錢,不管人了,還能管什么?

        蘇志宏答曰:“我們去聽課,巡課。校長應該學會放手,走到幕后,培養一支嗷嗷叫的隊伍,讓更多的教師成長起來。”

        【記者】:據我所知,學校是2008年開始啟動課改的,當時學校的教育教學質量在全市是領先的,為什么還要如此“大動干戈”?
            【蘇志宏】:景弘中學是一所2004年創辦的民辦學校,創辦之初,學校憑著過硬的教育教學質量在眾多的競爭者中悄然“崛起”,成為株洲市規模最大、辦學質量最好的初級中學之一。
            但這只是表面情況,我們深知,這些成績的取得,是靠學校“精細化”的管理,是靠師生“時間+汗水”的勞作換來的,景弘中學的課堂與眾多的學校別無二樣,“教師講,學生記”,然后是一輪又一輪的訓練、點評,學生苦不堪言,課堂沉悶壓抑。這樣的成績是脆弱的,甚至是不干凈的。
            應該說,景弘中學的地理位置、辦學條件,在株洲市的初中學校中并不占優勢,甚至是處于劣勢。如何在公辦學校發展勢頭良好,民辦學校競爭激烈的格局中,殺開一條“血路”,突出“重圍”,有自己的一席之地和生存發展空間?是當時我們想的最多的。
            正是基于此,從2008年開始,學校發起了一場前所未有的教學變革。課堂是實施素質教育的主陣地,我們只有從課堂入手,從改課開始,打造一種能夠讓所有學生都受益,一種可以為學生終身發展奠基的課堂,一種既能讓學生學到知識,又能讓學生得到更多能力培養的課堂!

        【記者】:課改面臨的最大壓力是什么?

        【蘇志宏】:家長倒沒有我們想象的那樣有意見,就是一位老干部曾給我們寫來了一封反對信,他的孫女當時在我們學校就讀,為此我們專門上門邀請他來學校看看,他都不來。幾次過后,他被我們的誠意打動,還是來到了學校,也改變了自己的看法。

        其實最大的壓力來自于教師。幾年的課改實踐,我有著深刻的體會,課改最難的不是家長、學生,是教師,課改最難的不是方法、技巧、操作技術手段,而是觀念的改變。

        在課改過程中,教師尤其是傳統課堂中有經驗的“名師”,要他們走下講臺,交出時間,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,考驗著校長們的耐心和決心。學校通過選派教師赴全國各地課改名校觀摩學習,通過“走出去”,感受課改氛圍,內化課改觀念,學習課改經驗,培養課改骨干。每次學習回來,老師們都要匯報感想和收獲,每次學習回來都會轉化一批“頑固分子”,都會掀起一次課改的新高潮。

        【記者】:我發現,學校的年輕教師特別多,他們是不是一支非常重要的課改生力軍?

        【蘇志宏】:的確如此,我們沒有聘過特級教師,相反,我們特別敢于用人,年輕人在這里也成長得很快。很多新概念也是他們發明創造的,比如“微小組”、“拼學”、“拼教”、“自駕課”等。舉一個例子,現在,我們的教師中午在食堂吃飯的時候都在聊課改,傳遞課改的正能量,這讓我特別開心。

        新課改背景下要求更高的教師專業素養,這也是教師的根。我們設立“青年教師協會”,每年的9月份開學,對青年教師有兩周“魔鬼訓練”,既有課堂流程的培訓,又有專業素質的培養。我們還自創了一種體驗式培訓,來研究高效課堂中青年教師所遇到的困惑和疑難。在這樣的培訓中,他們不僅僅收獲了解決課堂實際問題的方法,同時也進一步了解了高效課堂的操作環節規范。

        【記者】:相比于公辦學校,民辦學校搞課改有便利條件,但也面臨著巨大的“分數”壓力。您對此怎么看?

        【蘇志宏】:一所學校首先要明白自己要做什么樣的教育,要思考辦學是對學生的一時負責,只抓成績,只強調分數,只看5A的多少,還是對學生的終生負責。我想,教育的目的不僅僅是讓孩子考上大學,這也太功利了。我希望,當學生離開學校的時候,帶走的不僅僅是分數,還有比分數更重要的——擁有幸福的能力。

        分數的含金量是不一樣的,分數背后的能力是什么?在某種意義上,現在的教育已經被社會、被考試、被分數所綁架。孩子的前小半生都在考考考,但高中畢業后呢,大學畢業后呢,進入社會后呢?分數不能解決問題,解決問題的是你的思考方式。很多考分很高的孩子為什么成年之后反而成了“傷仲永”?

        作為教育工作者,我希望能在自己的一畝三分地兒上有所改變。

        【記者】:一提起課改,很多人就會有畏難情緒。

        【蘇志宏】:這還是因為對教育認識不到位。舉個例子,如果我們的教師心里有學生,自然而然會在教學方法上進行改變;如果我們的校長心里有教師,自然而然會在管理方法上進行改變。校長和教師的作用都是引領,只不過引領的對象不同。所以我常說,教師不要“太勤快”了,把學生該做的事兒給做了;校長不要“太勤快”了,把教師該做的事兒給做了。這樣都不利于他們的成長。勤快媽媽懶孩子。

        【記者】:看來,您是想做一個“偷懶”的校長。

        【蘇志宏】:我們把管人和管錢的權力都下放給了年級部和學科組。現在人的問題、錢的問題,沒人找我。就拿人的管理來說,為了讓自己的年級、學科更有戰斗力,年級主任會自己選聘教師,知道什么是適合的教師。拿錢的發放來說,每個年級部主任和學科組長自己制定游戲規則,如果這個規則不民主,得不到大家的同意,后果可想而知。所以他必須做充分的調研,征集大家的意見,讓大多數人滿意。

        這種管理方式就像我們的“微小組”建設一樣,不是不管,而是讓更多的人參與到管理中來。

        【記者】:這也是課改文化向教育管理的延伸。

        【蘇志宏】:是的,課堂改革不僅僅是課堂形式的變化,不是講臺一撤、桌子一拼、黑板一掛,更重要的是內涵的提升。而要完成課改,就必須要有一套完善、高效的管理體制。上面所說的管理體制,我們命名為“三橫多縱”,三橫就是三個年級,多縱指的是學科組,“三橫多縱”同時提升了三位年級部主任和學科組長的地位,加強了年級部和學科組的職能,落實了“權力下放,責任上移”的管理原則。我們學校管理人員真的不多,但他們很精干、很有執行力,所以使學校的各項管理能夠有序進行。

        【記者】:如何讓更多教師形成合力,發自內心地融入學校?

        【蘇志宏】:正如在教學上要相信學生,我們也特別強調要相信教師,要讓老師們從內心自發地支持課改、融入課改、踐行課改,就得激發老師們的生命活力,提升教師的精神境界。比如我們每年會以學校名義評選“課改之星”,教師還會有以自己名字命名的教學方法。學校鼓勵年級開展圍繞課堂改革組織級部榮譽評選,比如十佳課改人物、十佳教壇新秀、十佳班主任,老師們自己寫頒獎詞,自己發獎,非常高興。

        很多東西,看似非常微小,但老師們能夠感覺到學校對自己的尊重,怎能不把這項職業當作事業?

        【記者】:現在提起課改,也有各種各樣的理論、體系,讓人眼花繚亂,您對此怎么看?

        【蘇志宏】:我們現在缺的不是理論,而是行動。現在景弘中學就是穩步推進課改,把現在能做的做好,不能像猴子掰玉米那樣,見一個丟一個。太多的理論和說法會讓教師無所適從。步子太快,花樣太多,老師們跟不上趟兒。

        【記者】:幾年下來,您最大的體會是什么?

        【蘇志宏】:我真是有太多的感受。我讀懂了“創新是一個民族的靈魂”的真正內涵,理解了“寧要不完滿的改革,不要不改革的危機”的現實意義。

        5年的課改經歷是一筆財富,接下來,我們會跑得更遠。 

        有一種感動叫“景弘時代”

        課堂教學改革走到今天,需要從技術層面向“人”這一核心真正轉變。

        在不到一個星期的深入采訪中,在與這支年輕且充滿活力的教師團隊共處的日子里,在與那些自信且真摯的孩子們交流的時候,甚至被邀請作為嘉賓,參與到學校教師群體或者師生共同舉辦的學術沙龍活動中時,我們才發現,在那些精致的技術背后,還有更為珍貴的東西。這種東西,是年輕的景弘人對于課改的深深信仰,對于教育的孜孜以求,對于人的尊重與愛;更是景弘學子對于課堂的無限熱愛,對于學習的自信自覺,對于未來的美好憧憬。

        這是景弘中學充滿人性的課改文化,是放手的管理,是相信的教學,是發展的硬道理!

        我們常說,好教育有以人為本的教育思想,有面向未來的發展目標,有人盡其才的科學管理。作為一所民辦學校,景弘中學正在做的,正是好教育的期待。

        學校董事長從來不過問關于教學的事;校長甚至不參與具體的人事和財務管理,教師可以主動離開課堂讓學生“自駕”……無論是管理者還是一線教師,他們對于“放手”教師(學生)有著堅定的信念,對于“相信”學生(教師)有著深刻的理解,這才有年輕的教師們獨當一面的精彩,才有年輕的學生應對學習生活的自信從容……

        采訪的幾天時間里,景弘中學的一切對我們都是開放的,每天展示在記者面前的,都是真實的景弘、生動的景弘、精彩的景弘、人性的景弘!

        當我們的采訪結束,離開學校的時候,景弘中學留給我們的,更多的是感動。

        無論是教師業務活動中的精彩碰撞,還是新教師體驗式培訓中的穩扎穩打;不論是教師團隊之間的有趣經歷,還是家長會上親子之間的敞開心扉……那些關于人的,真正發生在師生身上的故事,才是最動人的。

        因此,景弘中學課改的真正成功,絕不在于每天有多少人來觀摩學習,有多少教師外出講座培訓,最重要的是每天在校園里自信成長的學生,他們敢想、敢說、敢干,有勇氣、有能力、有智慧、有責任、更有夢想;還有每天在校園里主動發展的教師,他們勤奮、樂觀,有激情、有活力,更有責任感。他們真正懂得服務者的角色,懂得提供最好的課堂“產品”,懂得教育的情感,懂得愛!

        有一種愛護叫尊重,有一種成長叫放手,有一種美麗叫生活。這應該是我心中的景弘時代。

        分享到:

        姓名:蘇志宏

        所屬學校:湖南株洲景宏中學

        其它校長

        校長:許逢春

        所屬學校:浙江省海寧市南苑中學

        簡介:許逢春,1981年9月師范畢業后參加教育工作,1985年入…[詳細]

        校長:裘志堅

        所屬學校:廣東省廣州市海珠實驗中學

        簡介:廣東省廣州市海珠實驗中學校長,廣州市優秀教育工作者…[詳細]

        校長:榮俊利

        所屬學校:北京大興第一中學

        簡介:榮俊利,中共黨員,大學本科學歷,中學數學高級教師,…[詳細]

        意見反饋 |聯系訪談 |客服電話:400-0711-222(工作時間9:30-18:30)

        關于我們 | 誠聘英才 | 使用條款 | 網站地圖 | 會員注冊 | 找回密碼 | 意見反饋 | RSS訂閱 | 聯系我們
        京ICP備18006762號-3

        成年片黄色电影大全 - 视频 - 在线观看 - 影视资讯 - 品尚网